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江大情怀 >> 正文
深藏农情初心
作者:陈天      时间:2020年10月21日     来源:农业工程学院研1901     访问次数:

农业工程学院研1901

陈天

“农”是什么呢,说到“农”这个字,相信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农村,农民,而提到农村与农民,就必然会联想到禾田稻谷,想到贫穷与落后,想到交通不发达的村落,想到质朴的劳动人民……然而时代在变化,变得实在是太快了,我是农村里出来的,却都快忘了干农活的感觉。印象中十几年前,我们这一辈的青年还是孩子的时候,还会在并不平坦的小路上追逐打闹,农忙收获庄稼时还会去田里帮帮忙。哪怕没有什么力气,也可以给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递上一杯晾凉了的开水。那时候似乎天总是蓝蓝的,几朵白云懒懒地飘在空中荡啊荡,大人们在田间挥汗如雨,小孩子们在旁边拔草捉虫,满地乱跑。大人们操心着收成,小孩子只关心野果子好不好吃,日子过得悠闲而又快乐。

小时候的印象里,“农”就是身边许许多多人都重视的东西,那时候,农业叫做种地,是个力气活。时隔多年,到了现在,“农”依然是我身边许许多多人都重视的东西,不同的是,现在我们身边的人都在用科技来诠释农这个字,它成了技术活。以前说没有本事就去种地,现在我们学以致用,靠本事去种地,把种地变成了高水平的工作,农民这个职业,也慢慢变得让人骄傲与自豪。

我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从男耕女织的旧时代到新中国的成立,尤其是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以仅占世界7.7%的的耕地面积养活了占全世界近20%的人口,这一成绩举世瞩目。当然这一成绩主要是谁做出来的答卷,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他就是“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当代神农、稻田守望者、魔稻祖师等等称号,都表达了我们对袁老先生深切的爱与敬佩。他坚持在农业科研的第一线辛勤耕耘,至今获得的荣誉不计其数,不过他说,“荣誉是对我们成绩的肯定,但我们不能躺在功劳簿上,还得继续干活啊……”。也因此,90岁高龄的他戏称自己是“90后”,他说:“退休对我而言是不存在的,退休之后没事做反而会有失落感。” 在中国,还有一群像袁隆平一样的“80后90后”科学家。耄耋之年,他们仍奋战工作一线。正是因为他们一生不肯停下的付出,才有了今日昂首世界的中国。

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粒粒皆辛苦”,到如今从播种到丰收都能听到的机器轰鸣声,科研工作者们在工作室里的绞尽脑汁,一次次反复测算修改到最终应用,终于换来了农业工作者们脸上的笑容。实验室,是梦想开花的起航地;田间地头,才是学农人应当坚守的阵地。把科技作品带到农田里去,是我们许许多多老师和同学们一直以来的心愿。农业工程学院的农机大院里停着很多先进的现代化农用机械,都是我们学院的老师和学生历年来的研究成果。研究生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基本上只够每位同学完成自己的一件作品。无论是无人驾驶的小车还是无人喷药的小飞机,其背后的设计制作和程序研究都需要每位同学夜以继日地努力,能够被应用,就成了一件十分让人自豪的事情。我的同学们,有的为了实验材料四处奔波,有的为了一个程序公式熬夜学习。工作室里,不分春秋,不分寒暑,为了科研,大家都十分能拼。在试验田里应用我们的农业科研作品,看着我们的科研成果散落在祖国大地上开花结果,这会让我们无比自豪和兴奋。在一代又一代农业科研人员的努力下,我国的农业发展从传统到现代,从人力为主到机械化作业,从粗放式栽培到精准化管理,从吃饱到吃好,一切的努力都有了回报。

还记得小的时候,语文课上写作文,想象十年后,二十年后的我们是什么样子,当时的我说以后要当科学家,但是当时,如果真要问我什么是科学家呢?好像并不清楚。而到了现在,知道的越多,了解的越多,就越来越不敢说,要当科学家了,这件事情比想象中难了不止一点点。但是,还是要尽我们最大的所能,做好我们能够做的每一件事情。为了国家的繁荣富强,我们新时代的农业科研人,应当抓住时代的机遇,努力开拓新的领域,创造新的成就,为我们国家的农业出一份自己的力。在我有能力的时候,在国家需要的时候,我能够奉献我的青春,与众多有志之士共同铸成国家辉煌的明天,这是多么有意义的事情啊。

回首新中国成立的70年,中国农机化事业经历了一个充满艰辛和曲折,同时又充满激情和自豪的发展历程;如今,农机化事业正带着广大农机人的豪情,迎来新的发展阶段。为深入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贯彻和落实“大力推进农业机械化、智能化,给农业现代化插上科技的翅膀”重要指示,我们必将不忘初心,为推动我国农机化事业发展,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而不懈奋斗,为我国农业现代化的未来而不懈奋斗,期待着更多有同样理想和抱负的同学和我们一起,为祖国的繁荣昌盛添砖加瓦!

© 2020 www.ujs.edu.cn 江苏大学“知农爱农为农•我的江大情怀”专题网站 江苏大学宣传部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