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江大情怀 >> 正文
生于农、战于农
作者:戴世群      时间:2020年10月21日     来源:博士党支部     访问次数:

——博士党支部戴世群

一路从农村走来,在进入大学之前,在我的记忆里,收麦子是靠镰刀的,尖锐的麦芒会将手臂画出一道道血痕;掰玉米是靠手的,毛毛的玉米叶会将脸庞刺出一条条红印;喷农药是靠背的,细细的肩带会将肩膀累出两条“沟壑”……那个时候,真的是面朝黄土背朝天,风里雨里满身泥。从小,我的父亲就告诉我,好好学习,将来走出农村,不用种地。

走进大学以来,我渐渐的熟悉了农机,知道了小麦收割机可以替代镰刀,我们不需要酷暑下穿着长袖收麦子;知道了玉米收割机不仅仅可以直接将玉米掰下来,甚至可以去皮,不需要我们在初入秋季并不凉爽的天气中用毛巾包裹脸庞穿梭在闷热的玉米地中,更解决了我们通宵达旦剥玉米的痛苦;知道了喷杆喷雾机不但能够使我们免受肩膀的酸痛,还能更加均匀有效的防治虫害……这使我明白了毛主席说过的一句话,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是的,农用机器的普及才会解放农民的劳动力,提高农业的生产力。

每每想起父亲跟我说的话,好好学习,将来不用种地。是啊,努力学习的我终于走出了农村,但是,我更想的是改变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现状,所以我在江苏大学,又以另外一个身份——以一名农机研究生的身份走进农村。

初入江大,初入农机研究圈,我的导师——贾卫东研究员就告诉我:研究农机是一个很苦很累的事情,必须要吃得了苦,耐得住劳才能有所建树。贾老师向我讲述了江苏大学从建校之初几十个人自己打水自己做饭却依旧艰苦科研,慢慢的实现万人大学梦,一步步壮大推出各种农机的故事,向我传递了高良润、冼福生前辈艰苦奋斗研究植保机械先进技术的精神。让我明白,现在先进的农业机械,是老一辈农机人一步步走来,无数汗水灌溉的成果。

前辈们的努力已经让农民减少了很多很多的辛苦,但是导师们依旧在前行,在前辈的基础上将农机进一步的发扬光大。李耀明教授团队的“一种轴向喂入式稻麦脱粒分离一体化装置”获得由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共同主办的第二十届中国专利奖金奖,进一步改良了联合收割机性能,是创新性的进步;魏新华研究员团队研制的无人收割机基于北斗导航的一个自动驾驶,可以完全解放劳动力;贾卫东研究员团队研制的“喷杆喷雾减药增效关键技术及装备”在已经全国各地试验推广三年时间,减少了农药的喷施量,增加了农药沉积量,为农作物的生长提供保障……导师们向我们诠释了什么叫将科研种进田间地头,为我们前进的方向亮起来一盏明灯。

用双脚丈量农村的田间地头,把科研论文写在祖国的田野上。今天,我依旧行走于田间,汗水依旧在流淌,我的确辜负了父亲对我“好好学习,走出农村”的期望,但是我想他仍会为我骄傲,因为我以农机研究者的身份再一次走进农村,是为了让更多的农村劳动力少流一点汗水,让他们的腰杆挺直几分,不再佝偻。

作为一名农机研究生,更是一名农村走出的孩子,我希望我能为农机事业出一份力。曾经想着能够改变农村的梦,老一辈农机人前辈已经替我实现,我为他们骄傲,却又不敢停下脚步,只希望能够在前辈们的基础上尽自己最大所能推进农机发展一点点。

我希望未来的某一天,智慧农场遍布全国,农民只需要在室内按按按钮、设置指令,农业机器人就能够代替农民行走于田间完成农田作业。那时候,农民不再是苦与累的代名词,不再有面朝黄土背朝天、风里雨里满身泥的画面。那时候的农民不会再像我的父辈那样,佝偻的身影、雨天疼痛的关节、满手的老茧。

我出生于农村,就将为改变农村战斗,父母粗糙却又温暖的双手带领我却又使我心酸,它终究是鞭策我前进的动力。

© 2020 www.ujs.edu.cn 江苏大学“知农爱农为农•我的江大情怀”专题网站 江苏大学宣传部版权所有